• 2009-10-22 »

    。梦游在 » 2009-10-22 » 20:30 » 分类于»

    舌尖只能在彼此的嘴巴内打转,怎样也触及不到对方最深切的地方,

    那是假象吧!或许谁都愿意扮演纯情的一方。

    蚂蚱开始不跳了,人们都开始脱掉衣服拥抱。

    于是,忘了爱,忘了痛苦,甚至忘记曾出现在眼前的每一张挣拧的面孔与身边的体温。

    接近的气味在一场荒芜的梦过后淡去,没有缝补裂痕的迹象。

    是在那里吧!在影子蠕动的中间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