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书面表达作废 »

    。梦游在 » 2010-12-03 » 00:27 » 分类于»

    下午在798某画廊一个人待了一下午看纪录片,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,

    虽然结束的时候有点酸楚,可是还是不想把一个有阳光的下午搞的扫兴起来。

    17岁的时候想着有那么一段属于那个年纪的爱情,

    可后来觉得那种感情简单就像我在楼下送你的那束马蹄莲,

    所以我爱上了马蹄莲,以至于我每年的那个时候都买,可现在,我不在把它摆在家里了。

    21岁的时候想着也许有一段轰烈的爱情,

    可后来觉得那种感情就像我画中轻浮草率的马蹄莲。

    所以我爱上了画马蹄莲,以至于每张画里都有,可现在,我再也没有画过它了。

    27岁的时候,我再也没有想哪么多了。

    那些那些,那些愉悦的,悲哀的,早以过去,不是不想说,

    只是,觉得,海马体在萎缩,记忆也随之退潮。

    所以,你们,没有再记起我,我,也不曾记起过。

    我们,早已再见,可我现在才说。

    分享到: